比特大陆詹克团最新消息

今年5月,詹克团和吴忌寒争夺营业执照的“闹剧”亦引发较大争议。吴忌寒与詹克团均是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,两人分别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,此前公司一直实行双CEO制度。2019年上半年,多家媒体报道称,吴忌寒已经淡出公司管理层,或出走比特大陆,出走的原因是与詹克团意见分歧较大,吴忌寒的关注焦点在区块链,而詹克团的关注焦点则在芯片和AI方面。

比特大陆詹克团最新消息

在吴忌寒17日发出多篇长文,详细阐述事情经过后,詹克团方面也发布了文章,并且在19日召开高管与全员大会,回应员工问题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在19日的高管与全员会上,全员观看《阿甘正传》,詹克团有以下表述:

1:关于目前的纠纷,预计10月份在开曼开庭,半年内解决争端,解决争端后一年内上市,市值肯定超过100亿美金。

2:除了依靠法律途径,也可能依靠收购途径。目前有4个靠谱的投资人在谈,但还没有一家签字。希望如果有人签字,可以收购吴忌寒手中的股份。

3: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钱,存在银行催债与供应商催款的情况。对于台积电与能否独立矿机出货,称是商业秘密没有回应。吴说区块链获悉,台积电合同与知识产权在吴忌寒控制的香港比特,不确定会否造成阻碍。

4:认为自己做出的比特大陆产品矿机连续七年世界第一,大比例领先竞争对手,比特币芯片是全世界最难做的芯片。

5:AI芯片很厉害,最大问题是销售不利,目标是今年赚回十个亿,最少5个亿。在矿机出货可能受阻情况下,AI似乎成了“救命稻草”。

之前,吴忌寒方面发布详细内部信与长文,随后18日詹克团方面发出这篇文章:《警惕!吴忌寒正在用各种方式不负责任地分裂比特大陆!》

文章指责吴忌寒有以下几条错误:

1:“一个科技公司最重要的当然是技术人才,而不是空有想法的理论家。要不然,吴忌寒那么猴精的一个人,怎么会把公司60%的股份给詹克团及其团队?”

2:“既然吴忌寒吹嘘自己是公司的1号人物,按照逻辑来讲应该对公司有最大的责任。但是当公司出现亏损的时候,却把责任则全部往詹克团身上推。

香港上市报表披露比特大陆持有100万枚BCH,最高峰是BCH是2000美元,18年底与BSV干了一架之后跌到了100美元,一个BCH就让比特大陆亏损了19亿美元。真替比特大陆的研发工程师们心疼,做死累死,一把就被人折腾没了!”

解读:文章承认60%股份分给詹克团与团队,但关于吴忌寒方面质疑詹克团独吞技术骨干的股份之事没有回应,詹克团今天会议上自称把20%期权给了员工(目前比特大陆员工期权池为18%)。

关于BCH带来的亏损,是因为比特大陆允许购买矿机通过BCH,但没有及时甩卖,进而导致亏损。但用2000减去100美金等于19亿美金亏损不合逻辑。目前BCH+BSV价格在400美金左右,吴忌寒曾自承投资亏损约在8亿美金,但不只包括BCH,BCH相关亏损可能在4-6亿美金。

比特大陆的现状

8月11日晚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取的一份“比特大陆全员内部信——关于开曼庭审进展”显示,2019年12月,詹克团就吴忌寒在2019年11月13日取消比特大陆B类股10倍投票权一事向开曼法院提起诉讼。针对此案,今年7月28日至30日,开曼法院就程序性事项进行了庭审,要求被告“在2020年8月28日下午4点前交换证据清单,并在同年的9月4日下午4点前交换证据文件”。

比特大陆

今年5月,詹克团和吴忌寒争夺营业执照的“闹剧”亦引发较大争议。吴忌寒与詹克团均是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,两人分别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,此前公司一直实行双CEO制度。2019年上半年,多家媒体报道称,吴忌寒已经淡出公司管理层,或出走比特大陆,出走的原因是与詹克团意见分歧较大,吴忌寒的关注焦点在区块链,而詹克团的关注焦点则在芯片和AI方面。

2019年10月29日,比特大陆对外发布公告称,将原公司法定代表人从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。2019年10月30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向比特大陆方面确认,“经比特大陆创始人、比特大陆集团董事会主席、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吴忌寒决定,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”。

两人的纷争最终体现在股权上。比特大陆股权最上层为开曼公司,开曼公司100%持股香港公司,而香港公司100%持股北京公司,北京公司是比特大陆的主要经营实体,其唯一股东是香港公司。

根据招股书,开曼公司实行AB股,其他股东持有的A股仅为1倍投票权,詹克团和吴忌寒手中持有的B股拥有10倍投票权。因此,持股36%的詹克团掌握59.6%的投票权,持股20.25%的吴忌寒拥有33.5%的投票权。而在此后,据多家媒体报道,吴忌寒在2019年11月13日取消了B股10倍投票权。

而上述内部信显示,2019年11月13日,吴忌寒自行制作了一份股东决议,对开曼比特大陆的公司章程进行了以下修改:一是取消了B类股的10倍投票权,导致了詹克团的投票权由59.60%下降为36.00%;二是取消小股东召开EGM(特别股东大会)的权利。

此外,内部信显示,根据开曼公司章程规定,修改公司章程必须在到场股东中达到四分之三比例的投票。如果没有詹克团的同意,是不可能修改公司章程的。然而,“吴葛刘”(吴忌寒、葛越晟及刘路遥)董事会在2019年11月13日直接修改了公司章程,其行为严重伤害了公司和其它股东的利益。

内部信显示,除了召开程序的不合规之外,这份股东特别大会通知书中还存在多个不合规之处。此外,开曼层面的诉讼法律事实清晰,相信很快就能得到公正的审判。届时,比特大陆集团的股东纠纷将彻底终结,比特大陆也将全面恢复生产经营活动,并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实现IPO。

比特大陆内讧万台矿机“被抢”

围绕万台矿机“被抢”问题,明星矿机公司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比特大陆)两位创始人的恩怨情仇再次被推到台前。7月28日,蚂蚁矿机官方微信公众号的联合声明消息显示,比特大陆下属子公司托管于内蒙古自治区正蓝旗矿场的约1万台矿机被詹克团等人非法转移。

此前,双方因抢夺公章备受关注。今年5月,詹克团和吴忌寒争夺营业执照的“闹剧”亦引发较大争议。如今,“内讧”再次升级,也有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出吴和詹两人“能同甘不能共苦,损伤行业格局”的叹息。多名律师也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坦言,类似抢夺公章、物资等行为应引起企业和法律界的足够重视。此外,矿机“被抢”之后,客户的损失如何解决?

比特大陆“内讧”愈演愈烈

吴忌寒与詹克团均是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,两人分别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。此前公司一直实行双CEO制度。詹克团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:“比特大陆Founder(创建者)是我和小寒两个,核心技术团队陪伴了我多年。我们配合得非常好。”

比特大陆关于詹克团的公开报道停留在2019年3月28日,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则题为“董事长詹克团:比特大陆是一家算力芯片公司”的消息。彼时,任职比特大陆董事长的詹克团表示,比特大陆是一家算力芯片公司,产品应用于区块链与人工智能两个领域。

但近年来,两人逐渐走向“决裂”。2019年,关于吴忌寒和詹克团存在分歧的报道陆续出现。后来,两人的矛盾更加公开化。

近期,比特大陆矿机“被抢”事件再次备受关注。7月28日,蚂蚁矿机官方微信公众号的一则联合声明消息显示,正蓝旗矿场是比特大陆集团下属公司内蒙古创客云计算机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内蒙古创客)运营的矿机托管机房。7月15日晚至16日,已被比特大陆集团停职的原挖矿中心员工任罡、王伟等人闯入正蓝旗矿场,将全部矿机拆卸,并转移其中大部分。内蒙古创客法定代表人于7月16日晚赶至现场,现场一片狼藉,大部分矿机至今下落不明,据悉已被超低价转卖。

该联合声明显示,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重庆硅原)为比特大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,今年4月30日,福建湛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福建湛华)将包括正蓝旗矿场在内的矿机资产转让给重庆硅原。同日,重庆硅原将矿机托管至内蒙古创客,运维成本与服务费由重庆硅原承担。

此外,上述声明表示,比特大陆集团组织架构清晰。詹克团等人原任集团内职务均已被免除,不再具有集团下属任何公司代表权限。香港比特、北京比特、福建湛华、世纪云芯、福建创客、内蒙古创客联合声明称,詹克团等人筹划、实施的转移正蓝旗矿机行为严重破坏内蒙古创客、重庆硅原生产经营,并称相关法律程序已在进行中。

对于双方的纷争,多位业界人士曾向记者坦言,吴忌寒的关注焦点在区块链,而詹克团的关注焦点则在芯片和AI。

业内叹息“能同甘不能共苦”

事实上,针对“抢”矿机事件,吴忌寒、詹克团方面都分别已有发声。

根据行业垂直媒体报道,此前,詹克团方面发布“针对合法取回正蓝旗矿场矿机声明”中称,上述矿机为福建湛华资产。此前,吴忌寒利用职务之便,未获得福建湛华法定代表人授权情况下,将价值数亿元的矿机非法转移到重庆硅原,严重侵犯福建湛华及公司合法权益,并称取回矿机是合法权益。而针对这一声明,蚂蚁矿机官方微信公众号则提到,该声明是詹克团等人滥用非法控制或擅自刻制的公章所做,目的是为非法转移矿机开脱责任,内容不属实。

那么,詹克团等人去“抢”矿机原因何在?据多家行业垂直媒体报道,詹克团在7月19日的员工会议上说,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钱。售卖矿机可以带来收入,挖矿本身也可以带来利润。

一位矿机领域的企业高管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此次詹克团“抢”矿机可能还是由于资金方面的短缺,以及对于控制权的争夺。不论是此前的抢夺公章、营业执照、亦或者此次的“抢”矿机,本质上还是吴忌寒和詹克团的经营理念分歧,谁都不愿妥协。此外,双方的“内讧”可能依然会持续,也很难有一方绝对胜出。

工商资料显示,涉事“矿场”为内蒙古创客,唯一股东是福建创客,而福建创客为北京比特子公司。詹克团目前是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。那么,这是否意味着矿机所有权归属可能存在一定争议?。

对此,北京市盈科(深圳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逸聪律师认为,矿机的占有、使用、收益、处分均系所属公司享有,詹克团的行为是否可定性为”抢“,要分析其与北京比特大陆的关系,但不能简单依据工商部门公示的信息。詹克团和吴忌寒两人矛盾持续很久,且在很多事件上各执一词。“抢”矿机是否合法,要从法律、詹克团和吴忌寒二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多方面衡量。

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则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如果詹克团持有矿机所在公司给予的有效授权,那么其行为不违反相应法律,属于合法行为。如果詹克团无相应授权且属于个人行为,则其可能被追究民事责任或刑事责任。

前述高管认为,吴忌寒和詹克团持续的纷争对矿机行业有很大的伤害。一方面,作为头部企业,连续不断的动荡给员工带来惶恐,归属感很差;另一方面,吴忌寒和詹克团曾经一起创业,双方本来可以做到优势互补,但由于格局不够,却上演了“同甘不能共苦”的戏码,一次次纷争也影响了行业格局。

客户损失谁负责?

值得注意的是,吴忌寒和詹克团的“内讧”也殃及部分客户。前述联合声明显示,矿机被非法转移后,内蒙古创客生产经营被全面破坏,陷入全面停滞,矿厂空置、员工闲置,损失严重。同时,重庆硅原对合作客户造成严重违约,比特大陆整体声誉严重受损,损失惨重。对于目前的受损情况,记者多次联系内蒙古创客等公司,但对方公开电话无人接听。

在前述高管看来,在“抢”矿机事件中,被伤害最大的是客户,很多客户的产品可能会受到影响。那么,客户订购的云挖矿产品、托管矿机损失如何界定?

朱逸聪律师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法律上客户与云挖矿服务提供商形成租赁关系关系。如果租赁期内收益受到了损失,可根据合同约定、法律规定或交易习惯确定损失。矿机所有权人以外的第三人主张权利或矿机权属有争议、导致客户不能对矿机使用、收益的,构成违约,客户可以请求减少租金或者不支付租金,甚至解除矿机租赁合同。

刘安邦律师对《每日新闻记者》记者表示,矿机属于公司财产,公司财产归公司所有。而云挖矿的产品属于公司与客户之间签订的一种买卖或者服务合同。如果不能按时交付,则公司将出现违约,客户可以根据相关协议要求与其签订合同的公司赔偿相应损失。

朱逸聪提醒,比特大陆“内讧”引起的一系列纷争,以及此次的“抢”矿机事件,也给企业敲响了“警钟”。对公司公章、营业执照、资料的保管,除了加强管理及防范外,对内往往难以做到面面俱到。恶性夺权事件频频发生的背景下,公司要重视惩罚首先发生的违法行为,否则都通过暴力或恶意违法手段取得公司控制权后,再披上合法外衣从事各种公司变更,只会鼓励部分人士恶意抢先违法以获取公司控制权的优势。

刘安邦则提醒,首先,从法律角度,公司治理应规划好股权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要对公司有绝对控制权;其次,股东之间应签订系列协议,明确股东责任和退出机制,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,保密协议,竞业禁止协议等;最后,应在公司章程中约定好公司各项经营活动的权限及流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